2015我国大花蕙兰产销现状和发展趋势报告

中国花卉协会  http://hhxh.forestry.gov.cn2015年12月10日来源:花协
【字体: 打印本页

2015我国大花蕙兰产销现状和发展趋势报告

产销现状良好 后势发展喜人


经过近20年的发展,云南已成为全国大花蕙兰产销中心,在生产规模、产品质量、技术创新方面领先全国。较好往年相比,今年再次刷新历史,呈现出了产品质量最好、生产规模最大而行情见底反弹的“三大特点”。具体情况如下:
一、大花蕙兰产业现状
       (一)产量再创新高,增速却明显放缓
2013年大花蕙兰行情因政策因素下跌之际,恰好是个体户开始增多的年份。经过两三年的发展,以云南为主的我国大花蕙兰生产规模有增无减,就全国来说,在云南乃至周边四川西昌等地,大花蕙兰种植者逐渐增多,尤其是在云南地区,年产量在1-2万盆左右的小规模个体户,大幅度增加。据调查,2015年云南大花蕙兰总产量460万盆,较上年增长27.78%,占全国总产量近90%,自2005年至今10余年的时间里,今年是历史增幅最大的一年(见表1)。按今年的预计,明年产量将突破500万盆,增幅虽然有所减少,但依然处于高速增长阶段。从生产队伍组成结构看,企业在生产中的地位由主体逐渐转变为主导,云南地区生产企业60余家,个体户日渐成为生产主力军,数量已近200户,且依然有大批新生力量诞生。一方面,大花蕙兰行情持续低迷,传统生产企业生产力下降,有的甚至面临淡出行业的局面;另一方面,大棚建造成本因钢材价格大幅下降,催生了大棚建造热情。因此,以上两方面因素的影响,第二波投资热潮正在形成。从单个生产商的生产能力看,2015年云南地区,8万盆以上的生产企业仅11家左右,小农产产量较低,大部分在0.5-1.0万盆之间,但各家生产量每年都有扩容增产的趋势。
就生产布局看,云南大花蕙兰种植集中在水质好、气温相对温和的昆明市嵩明县、石林县、晋宁县和安宁市以及玉溪市江川县、澄江县和红塔区,另外红河、楚雄、大理、曲靖等适合大花蕙兰生长的其他县(市)有少量分布,其中昆明市嵩明县的西山村、大城村、小街镇等地方最为集中,初步估计嵩明全县大花蕙兰生产商已超过30家,玉溪市江川县和澄江县新增农户近40家,这两个片区占全省总产量的70%左右;新区楚雄及其周边的玉溪市易门县等地区,因政策环境、土地和劳动力成本的优势,生产规模近两年增长明显,并有望成为继玉溪、昆明之后又一个大花蕙兰重点生产区域(见表2)。

  
表2.云南大花蕙兰主产地集中上市情况统计
排名
片 区
2015年产量(万盆)
市场占比
1
玉溪(江川、澄江)、红河
150
32.61%
2
昆明(石林、安宁、晋宁)、楚雄和玉溪的易门
130
28.26%
3
昆明市嵩明县的杨桥镇、嵩阳镇、羊街和寻甸县
150
32.61%
4
其他地区
30
6.52%
 
(二)品质历年最好,生产呈“两端分化”
2015年,最令人振奋的恐怕是,大花蕙兰优质花比例再度提高,较去年更上一个台阶,涌现出了博源、传化、源创等一大优质花生产企业,以及超宇、懿丰等个体户代表。从目前情况看,这些企业今年上市的大花蕙兰,优质化率超过90%,单盆花箭数5支以上,叶片干净,长势茁壮。更令人欣喜的是,出现了一些顶级产品,单盆花箭数高达7-10个,产品质量呈现出了好中更好的趋势。就如源创公司总经理冯惠萍所言:“用心学习,精心养护,生产过程是艰辛的,看着一盆盆‘有灵气,会说话’的花时,则是快乐的。”
在市场低迷、产量大幅增加的双重压力下,小农场主们也意识到:做大做强最更本的就得靠品质取胜,质量第一,因此涌现出了杨志平、李勇、杨喜、唐长贵等众多优秀的农场主。自称为草根创业者的八零后杨喜,在位于芜仙湖东岸的山坡贫瘠之地,采用简易的水泥骨架大棚生产大花蕙兰,通过认真学习和精心的管理,生产出的大花蕙兰产品,叶片干净、植株造型美观、花箭数量多,得到了同行的充分肯定。而在位于嵩明县较为冷凉的嵩阳镇,超宇花卉老板李勇,在经历了3年前因无技术而损失七八十万的遭遇后,潜心学习,自己琢磨出了一套成本地、造作简单、成效显著的生产管理技术,成为2015年小农场优质花生产商代表,与获得“大花蕙兰最佳种植奖”的博源农业公司、传化公司一道受到广大购买商的赞扬。
(三)科技创新活力无限,国产苗优质渐显
经过20多年的发展,大花蕙兰生产管理技术较为成熟,各家都有各自的“拿手菜”,品种、技术等领域的科技创新活力无限。为节约成本、提高品质,众多企业努力改善生产管理,实践出了一些科学合理、简单易行的生产技术措施。美山、博源等企业通过生产管理条件控制、双苗组盆的技术,把大花蕙兰花期从3年缩短为3年,生产成本明显降低。这种方法生产的小型、秀气的大花蕙兰产品,不断受到市场欢迎。在生产过程中,有的种植户为解决肥料上涨的压力,自己研发配置了有机颗粒肥;而有些种植户在基质树皮的消毒处理方面,另辟新路,一改传统高温消毒的做法,改用了漂洗消毒的“冷处理”方式,收效明显。
至今,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从种苗自产、品种选育、管理技术提升等方面谋求新突破,以提升自身综合竞争力,尤其是国产苗的生产已逐渐突破技术壁垒,品质明显上升,这从目前的成品花质量表现上便可知晓,且随着个体户生产规模的扩大,国产苗的销售量猛增,形成了进口苗和国产苗平分天下的喜人格局。初步了解,目前国产苗生产商主要集中云南、浙江、福建、上海、北京、四川,生产企业众多,规模以上生产企业近10家。从品种上看,消费市场由团体性消费为主向大众消费转变的过程中,红霞、黄金岁月、188-3(金光)等红、黄色系类品种、矮小型品种逐渐成为市场新宠,绿色、粉白色产品仅作为市场补充。因此,越来越多生产企业更加注重品种结构的优化调整,优质品种种植比例加大,新优品种储备量明显增加,品种更为丰富。浙江传化、龙岩市三禾农业科技等公司发挥自身组培技术优势,选育了一些性状表现较好、出花率高、抗逆性强的品种投入生产,今年开始批量推出。
(四)增长空间巨大,出口有增无减
以花序壮观、株形大气、开花期长、花苞硕大、色彩艳丽等优点著称的大花蕙兰,一直以来稳居高价年宵花榜首。可以说,截至目前,大花蕙兰是云南最具竞争优势的盆花品种之一,也是国内年宵花领头羊。大花蕙兰未来市场潜力巨大,目前国内年需求量500万盆以上,按今年全国的产量计算,大花蕙兰供需处于平衡状态,如出口市场活跃,则处于需略大于供的状态。
今年,国内市场消费中心北京、上海和广州需求量趋于稳定,消费重心渐次移向一线城市周边的二三线省会城市以及次级中小城市,甚至发达地区的县级城市,青州、成都、贵阳、重庆、郑州、武汉等城市大花蕙兰消费望涨,消费量呈快速增加之势。此外,大花蕙兰已开始渗透到新疆、内蒙古等花卉消费的“边远”角落,并越来越受到当地消费者青睐。因此,保持一线城市大花蕙兰消费量稳中有增的同时,人们开始关注新兴城市的消费需求,并努力借助超市、花店等销售链条,推送至寻常百姓家。
从国际市场看,随着国家“一带一路”大战略的逐步推进实施,加之边疆云南省“八入滇(连接西藏、四川、重庆、广西、贵州等国内省区),四出境(泛亚铁路东、中、西、北线)”国际大通加快推进,中国与南亚、东南亚各国的贸易往来更为便捷和频繁,为大花蕙兰开拓东盟市场提供了无限商机。从去年开始,很多越南花商批量从中国云南进口大花蕙兰,预计较去年增长30%,出口量预计超过50万盆,其消费人群主要以华人圈子为主。今年,有外行企业也涉足大花蕙兰出口业务,他们利用自己的资源优势,成功向俄罗斯等国家出口了一定数量的大花蕙兰,收效明显,后势喜人。
(五)行情见底反弹,好花有好价
过去的两年里,业界保持乐观心态,采取产品进社区、进超市,或在终端市场开设直营店,或借助鲜花连锁店销售渠道增加零售量,或开设花园中心、大卖场等进行低价销售等措施,2015年大众消费市场和新兴市场开拓成效显著,百姓购买力持续增加。
10-11月的情况看,今年大花蕙兰行情走势整齐乐观:其一,玉溪等热区生产企业,大多提前启动销售工作,半数产品在11月底前已销售完毕,优质花售价在60-80元之间,高于去年同期水平。其二,品种结构合理,虽然大宗产品红霞、黄金岁月占比最大,但质量普遍较好,好花依然有好价。其三,投资大、周期长的特点决定了大花蕙兰行情不会大起大落。目前大花蕙兰价格已接近微利,企业生产成本每盆在40-60元,低于成本价,企业宁可选择作为切花或留种一年再出售,因此经销商观望压价的战略不再适用眼下的情形,毕竟产销双方都赚钱才是王道。从个体户看,他们的产品生产量少,品质好,且销售渠道多,销售压力不大,虽然生产成本低于企业,但都不愿意降价甩卖。最后,“一味降价,损害的是自己。”这已成为业界的共识,众多企业已形成松散型的价格联盟,以期望联手保护行情稳定。按此预计,今年大花蕙兰产地批发价预计稳定在70-120元去区间。
信心比黄金重要!但,也需要有“未曾行军,先知败路”的忧患意识,毕竟市场经济下,行情的起伏波动行情,市场说了算,消费者说了算。再良好的市场环境下,依然有个别企业主张“反常规”销售,低价开拓市场的行为今年或者今后都会存在。
 
  
二、未来发展的四个趋势
(一)规模有增无减
近几年来,国内大花蕙兰规模有迅速扩大之势。从云南主要大花蕙兰企业和农户的生产调查情况(表2所示)可知,除极少数企业因场地限制产量略减或保持平稳外,大部分企业的产量都在增加,而新增小农场数也在增加,原有小农场种植规模也有不同程度的扩大。2015年全省小苗现存量近2000万盆,其中仅受调查的47家生产商的种苗储备量达1047万盆,理论推算,明年云南大花蕙兰年产量将增至500万盆以上,加之国产苗的推广,大花蕙兰成品种植面积逐年扩张已成定势。
(二)小农场渐成生产主力
大众力量不容忽视,尤其依托土地进行生产的农业行业,花卉行业亦如此。大花蕙兰生产初期,由于土地资源丰富,劳动力充足,掌握了生产技术和品种资源的企业在产业发展中充当了领头羊,成为大花蕙兰主力军,但随着土地、劳动力成本的上涨,以及生产技术的普及和企业的辐射带动,众多个体户和农民充分利用自身土地、劳动力优势,积极投入,小农场数猛增,后势强劲。据初步统计,全省大花蕙兰小农场从2011年前后十余家增至目前的五六十家,单户生产规模最少的仅三五亩,最多的已达四五十亩,甚至上百亩,规模和产量已与企业同肩齐驱。按目前的发展势头,在市场转型调整关键期,小农场完全有可能成为生产主力军,而企业被迫减少规模,转向产业前沿领域,从品种研发、种苗生产、相关资产供应或市场营销等方面谋求新突破。
(三)结构调整力度加大
以往,大花蕙兰主要的用途就是盆花。但是,随着市场需求的多元化发展,大花蕙兰观赏功能也随之出现了一些新的变化。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其一,以低成本高品质战略快速拓展并占领市场,物美价廉产品与老百姓的亲活力更高。打破原有生产组织模式,采取“公司+农户或合作社方式进行规模化生产,为市场提供物美价廉产品,促使更多的消费者购买大花蕙兰,待到消费习惯形成,庞大有效消费被固化之时,靠薄利多销取胜。其二,大花蕙兰切花需求旺盛,前景看好。2013年以来,一些企业也尝试生产大花蕙兰切花,绿色、粉色系列中的朝阳等品种,得到了业界肯定。其三,大众消费活跃,小盆栽产品成最大的赢家。在众多小型盆栽尤其是开花型小盆栽供需两旺的当下,如何研发并生产大众所需,百姓买得起也乐意购买的小型大花蕙兰产品,是今后产业升级发展的一个重要方向。其四,功能性大花蕙兰产品或成新课题。据了解,日本已利用大花蕙兰假鳞茎或花朵,开发出了生发、黑发洗发水,以及低糖大花蕙兰糖果、饮品、茶等精深加工产品,为拓展大花蕙兰用途做出了努力。大花蕙兰对人类贡献不仅限于观赏的开发应用或将成现实。
(四)赢在质量和品牌
再差的行情也有人赚钱,再好的行情也有人亏本,一部分企业关门退场,一部分人开张营业,这都属正常。最终的胜利,除以物美价廉的产品取胜外,还得靠品牌赢得消费者拥护。当产品同质化程度走高的情形下,品牌知名度高,信誉好的生产商成为购买商的首选,讲诚信的经销商也才能赢得生产商的信赖和消费者的喜爱,长期拖欠货款,或不讲信誉经营者将会被“拒之门外”。这些企业在解决了产品质量,生产规模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专注提升企业的管理水平,从产品标准化到包装、客户服务、物流配送等环节都形成了一整套完善的体系,倾向品牌打造和销售渠道的维护,同时还创新企业管理模式,采取“公司+农户”的模式组织生产,带领和指导农户生产优质产品,统一品牌进行销售。       (陆继亮文并图)